大国工匠:80后制绳技师 创下中国绳缆界四个第

更新时间:2021-02-21 21:24 作者:千亿app

  大国工匠80后制绳高手徐连龙:填补国内制绳领域多项空白央广网记者王晶 摄

  央广网青岛7月19日消息(记者 王晶)“研发新型绳缆时,曾在车间待过2天零一夜没有出去,有时累了就直接抱着缆绳睡过去了”。7月19日中午,青岛天气燥热难忍,海丽雅集团80后制绳技师徐连龙带领记者径直走向制绳车间,车间内噪音高达80分贝,听清旁人说话都很费力甚至有些刺耳,但却是徐连龙过去8年来一直坚守的研发“阵地”。

  如不是旁人引荐,一般人不会想到眼前这位斯文腼腆,甚至有些“憨”的80后小伙,在特种绳领域参与研发的绳缆已经创下了中国绳缆界的四个第一,研发的海洋特种绳还成功地应用到“蛟龙号”、“科学号”、“雪龙号”等国家重大科研任务中。

  8年前,毕业于青岛大学纺织工程学院的徐连龙,放弃了令外人羡慕的青岛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公务员职位,毅然前往生产一线,以学徒身份跟着老工人钻研制绳,每天与各种枯燥的机械、绳索打交道,用徐连龙的话讲,半个月不回家都很正常,有时直接吃住在车间,而这一干就是8年多。

  8年后,凭着热爱钻研的劲儿,年仅32岁的徐连龙已填补国内制绳领域多项空白,并参与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潜标绳缆项目《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海洋专项仪器设备项目》的国家重大科研任务中。另外,其研发的海洋特种绳缆还被认定为青岛市“专、精、特、新”产品,并列于国家科技创新基金项目,荣获中国海洋工程科学技术二等奖。

  现在的徐连龙虽已升任技术中心副主任,但仍从事研发工作,他希望未来我国在特种绳的关键技术方面不再受制于国外,至少让世界知道中国的绳缆不差于任何一个国家。

  2008年,学习纺织专业的徐连龙从青岛大学大学毕业,同时考上了有700人竞争的青岛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公务员职位。“那时候公务员对我是一种诱惑,而且高考那年,一心想考师范类院校却被调剂到陌生的纺织专业,那时我和所有毕业生一样会有种求稳定的心态,但其实岗位与我的专业并不十分相符。”徐连龙告诉央广记者。

  毕业前一年,徐连龙曾经在海丽雅集团车间与制绳多年的老师傅实习过一段时间,最初只是认为与专业相关去尝试一下,深入实践并与老师傅在车间“摸爬滚打”后,徐连龙对绳缆的研究有些“动心”。

  “虽然考上检验检疫的公务员,但是用到我所学专业的知识是非常少的,所以经过再三考虑,我还是放弃了稳定的公务员工作,毅然选择到青岛海丽雅集团,到车间一线与各类陌生的绳缆打交道,当时就想着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徐连龙当时的想法很坚定。

  在徐连龙入职青岛海丽雅集团后,开始真正全面接触绳缆行业,但却发现我国绳缆研发还是一个非常冷门的领域,且绳缆制作方面我国与先进国家之间曾存在严重的技术鸿沟,连普通的粗布制衣绳都要长期依赖于进口。那时的徐连龙便暗下决心,尽微薄之力改变绳缆在全球的“尴尬”境遇。

  升入研发部门不到一年,公司便将一项新绳缆的研发任务交给徐连龙独立完成,客户要求绳子必须达到美国标准,如果生产的绳子无法进入美国市场,企业将面临索赔,这对于刚刚入行的徐连龙来说是一种不小考验与挑战。

  但是徐连龙日夜加班理清美国绳缆入门门槛及企业要求,将美国标准准确“翻译”成企业生产标准,最终将原本至少3个月的研发时间缩短至1个月。

  此后,徐连龙对绳缆的研制更加痴迷,在车间研发新绳缆关键阶段经常“彻夜不归”,后来索性直接住在员工宿舍。“和老婆约会吃饭经常迟到3-4个小时,后来我们就直接约定如果吃饭时长超过一个小时就自动取消。”这位看似有点呆萌的80后小伙,对老婆也存在些许的愧疚。

  由于平时的90%的时间都放在对绳缆的学习及研发上,业余时间较少,不太善于交际,所以徐连龙与爱人结识在青岛海丽雅集团,二人经常一起共事,日久生情。“我爱人当时也是看中我做事比较专注,踏实和对绳缆行业的痴迷热爱。”徐连龙略显腼腆。

  “前一阵南方抗洪抢险时期使用的水面漂浮救援绳一定是我们车间研制的,这种绳缆自带荧光效果,夜晚天黑武警官兵救援时受救者可以根据绳缆的光亮判断安全位置,得以获救”。如今的徐连龙已经成为国内绳缆领域的权威专家之一,在向记者介绍各类自己研发的绳索时,就像介绍自己的“宝贝”一样。

  在徐连龙看来,研发工作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足够的耐心及长久的积累。

  2009年,深入研发部门的徐连龙接到一项任务,研发一款用于科考船只的绳索,徐连龙研究的这种绳索叫做物探缆,用于勘测海阳天然气等资源,一条船上需要拖着6到12条物探缆,每条缆绳至少长6公里,在海面上形成扇形操作面,海洋物探绳缆在深海应用过程中需要悬挂众多勘探设备,为了保证勘探设备上的信号线在复杂深海环境中不断裂,绳缆的延伸性必须达到钢缆的级别。此外,要想保证船只数据传输稳定,物探缆必须要在海底稳住。

  “由于咱们的探测时间长,海水腐蚀性强,如果使用金属材料,会加大科考船的负重,而且3至5月就会腐蚀,我就只能从全世界重新选择原材料,当时从200个厂家中的40余种原材料中选取材料,每一种都要经过严苛的实验检测。”徐连龙介绍。

  研制海洋物缆绳的3个月,徐连龙直接住在了实验室里,对40多种原材料的性能一一检测排查,最终找到了合适的实验材料。

  接着,徐连龙又从编织工艺和处理工艺等方面进行深度研发。经过内芯加捻、编织内芯、编织护套,及进行热牵引和冷牵引等处理后,一条合格的绳缆才算制作完成,而在一道道繁琐工艺的背后,仍有无数项需要攻克的技术指标,如每股绳芯要捻多少圈、捻的力度要什么级别、编织绳芯的密度、直径得达到多少每一道工序都得重复进行上百次的试验。经过一年多的日夜攻坚,徐连龙及其带领的团队终于成功研发出延伸性可代替钢缆的物探绳,打破了国外进口的局面。

  “刚开始确实有点枯燥,但是想到这种类型的绳子国内目前还尚未有一家厂家研制成功,所以也能慢慢的静下心来。”徐连龙回想那时候的研发阶段颇为感慨。

  2011年,徐连龙研发的海洋物探缆随着蛟龙号一同前往太平洋科学考察,但是谁都不会想到物探缆的研发制作竟出自青岛80后小伙之手。

  “徐连龙平时给人感觉非常踏实,而且可贵的是他真的真心地热爱这个行业,踏实专注,没有任何架子。”与徐连龙多年共事的同事这样评价他。

  不仅如此,在研发航天航空领域所需绳缆过程中,徐连龙面对的是上百项全新的技术标准,而要达到每一项标准,都要进行无数次反复试验。

  目前,徐连龙除了是集团研发中心的副主任,还兼任集团下属公司的副总经理,但是仍坚持搞研究,“除了绳索外,我们公司还涉足应急领域,比如现在我正在做实验研发的防火围裙。”徐连龙相信,一旦研发成功会占据部分市场份额。

  2015年1月9日,徐连龙带领研发的自冷却式高层楼宇救生缓降器,作为全国同类产品被选入CCTV10《发明梦工厂》栏目。在研发高楼救生缓降器过程中,徐连龙走访过大大小小数十个工地和家庭,为的是了解同类产品的不足和用户的线岁的徐连龙发明的新型绳缆已上百种,并且取得7个发明专利、8个实用新型专利,参与研发的特种绳缆创下了中国绳缆界的四个第一,即中国深度,可适用于海下8000米深度;中国精度,绳缆表皮与内芯的移滑度为零;中国强度,强度是同直径钢缆的2-5倍;中国温度,在﹣196℃至560℃环境下不分解不熔化。

  年仅32岁的徐连龙几乎年年获得公司的创新大奖,在海丽雅集团公司2015年表彰墙上,徐连龙写上了这样一段话,青年人,更重要的是看到明天,抓住今天,在宁静中奋进,明天旭日出山之前,你又创造了奇迹。

  “目前,我接触到的年轻人些许有些浮躁,且对工作多抱怨,但是要知道80后、90后即将成为国家发展主力,应该认识到我国在绳缆方面与国外的差距,要搞研发必须能吃苦肯钻研有兴趣 缺一不可”,谈到这,徐连龙有些许的担忧。

  据资料显示,中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仅3.7年,其中八成以上是家族企业。但欧洲和日本企业平均寿命为12.5年。徐连龙认为,一个企业要想做大源在于产品品质,而品质则来源于我们的工匠精神,工匠精神需要做到能吃苦肯钻研保持热爱。

  徐连龙介绍,前阵参观日本一家产坐便马桶的厂家,制造研发产品曾风靡全球。但是,厂房却不是常理中的具有现代化设施的工厂,甚至有点破旧,但是日本工艺师却会将研发产品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将企业当成自己的事业。目前,海丽雅集团员工不到500人,这样员工数量的民企在国内很少,但是在日本却有超过上百家甚至千家,这点很值得我们思考。

  对徐连龙而言,“工匠精神”不仅体现对绳缆等产品精心打造、更是要不断吸收学习国外的最先进的技术,保持学习的状态,创造出自己的核心技术,与时俱进,打造民族品牌,至少让世界知道中国的绳缆不差。”

  海丽雅集团是百年老企业,近十年来由从一个卖扎头绳的企业,异军突起转型成为高端绳缆行业中的佼佼者,而徐连龙是海丽雅集团发展过程中的成长最为迅速的一批人之一。在徐连龙看来,企业对于年轻人的培养至关重要,希望企业能够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而他就是其中的受益者。在交谈中,徐连龙不断重复一句话:要感恩,一个优秀的工匠的养成,一定是与企业的培养与国家的政策支持有关。


千亿app
上一篇:安徽制绳机厂家
下一篇:小型柴油机混凝土输送泵邢台生产厂家产品安装